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原南通市公安局长高山落马背后,任内最大刑案被指“逐利性执法”

时间:09-2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52

原南通市公安局长高山落马背后,任内最大刑案被指“逐利性执法”

9月22日,江苏省纪委监委发布的一则消息震动警界:南通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高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江苏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也就在当天,北京健康产业协业前会长关文奇案分案在南通海门区人民法院,历经11天的庭审之后,宣布休庭。值得关注的是,这是高山任南通市公安局局长期间,亲自指示“全链条打击”的最大刑事案件,当地曾组织海安、海门两地450余名警力,远赴北京、河北跨省抓捕,查获涉案成员720余名,冻结关文奇公司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然而,该案在审理中面临巨大争议,因为涉案的关文奇及其公司销售的并非公安通报所称“虚假保健品”,而是包括国药准字号在内的正规药、食品,还有完善的退货退款机制。因此,辩护律师均认为关文奇及其公司员工不构成检方所指控的诈骗罪。更令人不解的是,根据有关人士的反映,全案号称“10万受害者”,案件来源却是一名南通的退休警察向原单位报案,随后,原同事受案、立案。警方在查扣7000余万元资金后,也无一名受害者到庭要求退赔。法庭上,多名辩护律师质疑南通警方“钓鱼执法”及“逐利性执法”,为体现司法公平公正,建议将案件移出南通审理。高山要求“全链条打击”,跨省抓捕冻结资金七千万2021年11月22日,南通警方通报一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通报称,当年7月6日,南通市公安局组织450余名警力,分别在北京、保定实施跨省抓捕,现场查获涉案成员720余名,冻结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时任南通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高山曾要求市、县两级刑侦部门开展深度研判,实行全链条打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牵头相关警种部门以及海安、海门等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联合开展专案攻坚。警方通报称:“该案是南通公安迄今为止侦破的单次组织程度最高、参战警力最多、涉案人员最多、受害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被跨省抓捕的公司即北京健康产业协会前会长关文奇的中复互联网医院及位于保定的分公司。除7000万元资金被冻结外,警方将该公司157名员工押解回南通。此后,检方分成两案,分别在南通海安市、海门区,以涉嫌诈骗罪共起诉了109人。南通公安的通报全案“十万受害者”仅一名退休警察报案,被质疑“钓鱼执法”在官方的通报中,案件最初来源于海安一名“曹大爷”的报案。在海门的庭审中,辩护律师提出,经调查,“曹大爷”的真实身份是南通海安公安局的一名警察,而其报案时称“现在无工作”。警方通报中,报案的“曹大爷”真实身份为南通海安公安局的一名警察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案接受“曹大爷”报案登记的警察为吴某,同时吴某也参与了后续对该案的侦查询问工作,并且是该案的主办警官。据南通“海安公安微警务”官方微信公众号2017年12月3日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吴金国:我今年四十三,怎样过关?》中写道:“在这个大家庭中,大家共同协作,相互鼓励,全力做好本职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演译着自己的警察人生。在这里,有全国年纪最大的治安民警曹某(本案“被害人曹大爷”),退休的当天还坚持和我们一起处警”。接案人吴金国的回忆文章中,提到同事“曹某”“全案起诉指控所谓被害人有十万人之多,但只有办案单位的警察‘曹大爷’一人主动报案称被骗。而涉案公司全国近十万客户甚至连行政投诉都极少发生。”法庭上,辩护律师质疑警方有“钓鱼执法”嫌疑,并申请要求“被害人曹大爷”出庭,但法庭至今没有作出决定。在质疑南通警方办案程序时,更有辩护人强调该案属于典型的“逐利性”执法,案卷并没有南通公安出动数百名警察异地执行抓捕等执法行为的法定“协作手续”,南通公安机关大规模组织异地抓捕时,严重违反了公安部关于异地办案的“六个严禁”。网售正规减肥药被控诈骗引争议,百人“过堂”否认指控据了解,关文奇及其中复互联网医院员工共109名被告人,分成两案在南通海安市法院、海门区法院开庭审理。其中,关文奇等59名被告人已于2022年2月在海安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未判。从9月12日起在海门法院审理的是中复互联网医院保定第五分公司(以下简称“保定五公司”)50名员工。在警方的通报中,称这是“一家披着合法外衣的医疗保健品公司”,“专门从事虚假保健品的销售”。但据企业介绍,案涉所有药、食品均为正规产品,海门案中被指控销售的减肥药“奥利司他”为我国唯一获得批准的非处方(OTC)减肥药,也是全球唯一获得FDA、CFDA、EMA批准的非处方类减肥药,可谓正规得不能再正规了。检方指控称,保定五公司利用虚假的广告引流,使用虚假的瘦身顾问、瘦身规划师等身份,诱骗客户购买高价减肥产品。法庭上,众被告人及辩护律师并不认可检方的指控。他们在庭审中表示,案涉减肥药“奥利司他”已被大量医学研究证明有效,实践中已被广泛应用于肥胖人士的减肥治疗,公司客户也有大量成功减肥的案例,而瘦身顾问、规划师等身份跟“售楼顾问”一样,系行业俗称,非法定的须考取执业资格证的职业,因而不存在假冒的情形;案涉广告即便有夸大、虚假成份,也属于行政处罚范畴,需要正视的事实是,减肥成功的案例有很多,但出于保护客户隐私,也不太可能在广告中使用真实案例。据多名被告人当庭陈述,保定五公司有严格的合规制度,相关销售流程都经过专业律师审查,企业还设置有严格的销售“禁语”,严禁员工使用“专家”、“医生”等身份与客户交流。公司还设立了质检部,负责这一工作的员工可以通过后台系统,直接检查员工与客户的通话录音及微信聊天记录,如果发现有人违反公司规定,轻则罚款,重则开除。在公司架构中,也有专人负责退款、退货服务,“只有要顾客提出退款,公司都会满足”。据公开信息,关文奇于2008年左右进入医药健康行业,其于2016年成为北京健康产业协会会长,协会会员单位包括诸多耳熟能详的知名品牌。一位行业人士介绍,互联网+健康产业、慢病医疗系国家近年来政策上大力支持发展的行业,数字经济下的类似营销模式从业者以数百万计,关文奇案堪称“互联网+健康”跨界风向标。过半被告人没有辩护律师 违反刑事辩护全覆盖司法政策据多方消息证实,在海安法院和海门法院分开审理的共109名被告人中,多达59名被告人没有辩护律师出庭。其中,在海安法院审理的关文奇等59人,仅10名被告人聘请了律师,其余40名被告人均没有律师到场辩护。而在海门审理的案件中,50名被告人有10人没有律师辩护。有被告人明确表示自己没钱请律师,而相关部门安排的免费法援律师,则又因种种原因未成功援助。“安排的法援律师直接跟我说自己只懂民事,不搞刑事。”有被告人表示,他们拒绝这样的法援律师辩护,并希望能够获得负责任、认真的法援律师,帮他们做辩护。早在2018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在《关于扩大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范围的通知》中要求,“到2019年底,天津、江苏、福建、山东等省(直辖市)基本实现整个辖区全覆盖。”2022年10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再次发出《关于进一步深化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确定通知辩护范围。犯罪嫌疑人没有委托辩护人,且具有可能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本人或其共同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案情重大复杂、可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海门法院也早在2018年5月就宣布实现了刑事辩护全覆盖。有律师表示,本案指控金额巨大,动辄数千数百万元,属于法定刑可以判处10年以上的情形,案情重大复杂,可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且属于“共同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情形,在开庭中,绝大多数被告人在接受法庭讯问时,明确表示对指控的罪名和事实不认可。因而,被告人没有律师是违反相关司法政策的。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